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
当前位置首页古诗文野史秘闻唐朝最奇特的婚礼,迎亲队伍里竟然藏满了甲兵

唐朝最奇特的婚礼,迎亲队伍里竟然藏满了甲兵

更新时间:2021-07-23 05:42:38文艺时代围观:

按照中国的传统风俗,新婚女婿对岳父自然都是尊敬有加,然而倘若倒霉,遇到那种心怀叵测,凶狠歹毒的女婿,那这个岳父可就倒了血霉,在唐末时期,就有这么一个男人堪称悲情岳父的代表,这个人就是齐克让。

齐克让,熟悉唐史的人对之或许不会陌生,其在唐末时期担任泰宁节度使(兖海),下辖兖州、海州、沂州、密州,在黄巢北上越过长江、进攻长安之时,齐克让曾屡次担任抵抗黄巢军的主要任务,其也成为了大唐朝廷的最后一个希望,虽然齐克让军不负皇室所托,在潼关与黄巢军战到了最后,但最终落败的结果,使得其不得不率军溃逃回本镇。

作为一个有地位、有实力的节度使,齐克让在河南道混得还不错,其治所——兖州城繁华阜盛,加之其本身的资历在那里摆着,齐克让退回泰宁军后,过得还算安稳,然而这个时候的大唐,已经不再是先前的那个唐朝了,一路进击中的黄巢军,此刻已将大唐捅了个稀巴烂,朝廷逃跑了,整个天下顿时陷入了群龙无首的境地。

在没有大哥的日子里,朝廷的法律也进入了一个空白期,各地军阀藩镇节度使们便纷纷蠢蠢欲动,倚强凌弱,弱肉强食的事情频逐渐繁起来,藩镇之间吞并、侵犯成为了当时的一个很常见的事情,泰宁军实力不俗,地盘也不小,这就如同一个香饽饽,让附近的人眼馋不已,要是能吞掉这几个城池,那该有多好呀。

天平军节度使朱瑄兄弟俩就肯定很眼馋,天平军与泰宁军地界交接,但人家齐克让可是老前辈,加之泰宁军本身军事实力不俗,硬夺基本没戏。面对老前辈的领地,朱瑄、朱瑾这两个兄弟不由地动起了脑筋,倘若能够将之拿下,自己弟弟朱瑾正好有一块儿立足之地,而两人又相隔甚近,可以形成掎角之势,互为依靠,这是自身壮大发展的一个必要条件,必须拿下这里,可问题是怎样才能将之拿下来呢?

不久,朱瑄兄弟俩想到了一个妙计,那就是和齐克让结亲,齐克让有个女儿,而他们这边朱瑾也没完婚,妙龄女子配高干子弟,门当户对,想必齐克让也不会拒绝,以联姻这个名义就可以让两家联系起来,而齐克让也不会再对自己这些人心生戒备之意了。

齐克让确实没有提防,在其看来,与天平军的结亲联姻,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,如今天下波荡,各地藩镇节度使都如同回到东周列国时期,在没了周天子束缚之后开头各自为政的时期,为泰宁军计,与天平军联姻,是个不错的选择,两者成为姻亲,可以互相帮助,在这乱世里扶持相存,齐克让也看好这门婚姻,于是就同意了,天平军与泰宁军联姻的消息,一时传为佳话,许多人都觉得这场婚姻挺很般配,而日子定下后,两镇也开头为成亲的事情进行着忙碌和准备。

到了迎亲的日子,天平军的迎亲队伍,从郓州出发,浩浩荡荡的队伍延绵十数里,队伍庞大、气派,让围观的人们不由指指点点,你看人家天平军,多气派,多给面子,迎亲队伍这么多人,兖州的齐克让也很欣慰,这么多人的迎亲队伍,真是太给面子了,自己女儿嫁给了一个有实力的婆家,看那朱瑾的样子,也是一员悍将,自己要不要让女儿多劝劝他以后来兖州效力呢?算了算了,那都是后话了,那晚,开心的齐克让喝了个大醉,以至于窗外的喊杀声自己都没有听到。

而就在齐克让沉沉睡去的时候,朱瑾走出了洞房,他率领着等候在外的迎亲队伍,从迎亲队伍中抬着的彩礼箱子里抽出了一个个兵刃,然后走向了兖州城防之上,开头了新婚之夜的血洗和屠戮,谁都没想到,上一刻还笑眯眯敬酒的新郎官,下一刻成了要命的阎罗王,在一片哀嚎声中,兖州城失陷了。

第二天,当齐克让醒来之后,等待他的不是女婿的问好,而是被告知,他已经不再是泰宁节度使了,新的节度使正是其女婿朱瑾,齐克让这才明白,这次自己亏大了,女儿赔进去了不说,自己的官职和属地都输掉了。

史书上没有记载齐克让的后续经历,他如同谜团一般隐匿在历史当中了,但这段悲惨、奇葩的婚礼却被记录了下来,齐克让本人也堪称史上最悲情的岳父了。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一切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拓展阅读:

历史上的独孤伽罗生平怎样样?14岁嫁给16岁杨坚,贤惠却狠毒

李善长没犯什么大罪,朱元璋为什么一定要杀他?

钟会举兵叛变,司马昭为什么没有灭他全族?

荣寿公主到底是什么人连妃子都仰仗她的关照?

慈安太后和慈禧太后关系怎样样?真的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吗?

标签:历史
>> 查看更多相似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