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主页 加入收藏 保存到桌面
当前位置首页百科历史揭秘昭宣中兴时期,汉武帝讨伐匈奴的成果才慢慢开头展现

昭宣中兴时期,汉武帝讨伐匈奴的成果才慢慢开头展现

更新时间:2021-07-23 06:23:15野人凶猛围观:

公元前87年,汉武帝去世。

汉武帝打了一辈子的匈奴,不过换来且鞮侯单于一段“汉天子,那是我老丈人一辈的”!

匈奴在汉武帝后期仍然是一副老牌帝国的傲慢姿态,一边扣留汉朝的使者,一边又好言卑辞求和亲骗物资,彻底臣服,那是不可能的。

但汉武帝去世时,偌大的匈奴实际上已经是个空架子。长年的战争耗尽了国力,在躲避汉军远征的军旅劳顿中,许多牲畜胎死腹中,而怀孕的女生也一样,许多胎儿都死于腹中。

换言之,战争造成的战斗减员还是极少数,匈奴在自己的固有地盘上同汉军作战,对自身的生产发展造成极大损害,当年汉帝国受过的边境骚扰之苦,匈奴现在可以感同身受了。

此外,匈奴本身的社会结构是奴隶制社会,其剥削兼并相对封建帝制更为残酷。

从冒顿统一单于各部,到现在也百来年了,剥削让匈奴贵族的财富更加集中,匈奴底层人民的生活更加困难。

这就激化了两个矛盾:其一,匈奴贵族之间的矛盾;其二,匈奴贵族与匈奴底层人民的矛盾。

当匈奴骚扰侵略汉帝国能够获得大量利益的时候,匈奴内部相对未激化的矛盾也易于被化解,当匈奴被汉帝国的反击打得东躲西逃的时候,这些危机,只需要一点火星,就能星火燎草原。

汉武帝末年,投降匈奴的贰师将军李广利就死于匈奴贵族之间的争斗。

当时,且鞮侯单于已死,长子左贤王立,是为狐鹿姑单于。

李广利投降后,娶了狐鹿姑单于的女儿,备受宠幸,地位一度跃升到大汉奸卫律之上。

但卫律在匈奴二十余年,树大根深。卫律利用狐鹿姑单于亲妈生病,让巫医对单于说:“先前用兵祭祀,都说抓到贰师将军,就用贰师将军来祭祀,现在为什么不兑现对神的诺言?”

于是,贰师将军李广利被收捕。他倒嘴硬,大喊:“我死了,匈奴必灭!”

昭宣中兴时期,汉武帝讨伐匈奴的成果才慢慢开头展现

李广利随后被杀,用来祭祀神仙。一代汉帝国最高统帅,就落了这么个下场。

不过,李广利死后不久,天降大雪,匈奴牲畜冻死无数,还起了瘟疫,谷物也因为天气突变而歉收。

狐鹿姑单于以为是李广利阴魂不散捣鬼,就又为李广利立了祠。

狠人就是狠人,死了也是个狠鬼!

汉武帝去世后,汉帝国因为霍光的缘故,统治阶级内部、统治阶级与底层人民之间的尖锐矛盾,或被镇压,或被怀柔,大体上化解了。

而匈奴的两大矛盾还在继续发酵!

公元前85年,狐鹿姑单于行将就木。

单于有个异母弟任左大都尉,很有才能,声望很高,单于他妈就害怕狐鹿姑单于死后,不立儿子,而是立他这个弟弟,就把左大都尉暗杀了。

这件事的后果是,左大都尉的兄长(疑似是左贤王)因此怨怒,不肯会单于庭。

狐鹿姑单于临死,从帮助匈奴挺过危机的角度,他公开对贵族集团声明:“我儿子年少,不能治国,由我弟弟右谷蠡王接任单于。”

但是,单于死后,卫律却伙同单于妻子,史称颛渠阏氏的,玩了一出秘不发丧,矫诏立了狐鹿姑单于与颛渠阏氏生的儿子左谷蠡王为单于,史称壶衍鞮单于。

这进一步加剧了匈奴的分裂。右谷蠡王本来做好了准备领导匈奴了,结果空欢喜一场,跟单于本部也起了嫌隙。

左贤王、右谷蠡王两下一合计,准备投降汉朝,但是因为离汉比较远,害怕中途被单于部截杀,就胁迫卢屠王打算向西投降乌孙,和乌孙一起攻击匈奴。

卢屠王是个坚定的匈奴爱国主义者,他一边与左贤王、右谷蠡王虚与委蛇,一边悄悄派人向单于告密。

单于听闻消息后,派使者去西边调查验问,左贤王和右谷蠡王齐齐表示:“我们永远忠于大匈奴。叛国?没有的事!”

右谷蠡王更狠,直接倒打一耙:“是卢屠王自己要叛逃!”

两王叛逃风波,以卢屠王当了替罪羊被杀而告终。左贤王、右谷蠡王由此打消了叛逃的意图,但都不肯再朝会龙城。

至此,匈奴已经实质分裂。

基于安定内部统治、同时担心汉朝趁机进攻他们的原因,颛渠阏氏听从卫律的提议,向汉朝廷伸出了橄榄枝,守节不屈的苏武和马宏就是在这个时候通过外交努力回到汉朝的。

大概三四年间,卫律成了汉匈和平的稳定器。卫律死后,受他影响的左谷蠡王也致力于维持汉匈和平。

但很不幸,左谷蠡王很快也去世了,然后,匈奴单于庭的好战分子开头了搞笑的表演。

公元前80年到前70年间,匈奴针对汉帝国的军事行动大略有这么几次。

昭宣中兴时期,汉武帝讨伐匈奴的成果才慢慢开头展现

第一次,公元前80年,匈奴发左右部各二万骑,分四队入侵汉朝边塞。

战况:汉军追击,斩首九千余级,活捉匈奴瓯脱王;汉军没有伤亡损失。

第二次,大概是公元前79年,匈奴三千余骑入五原,另有数万骑屯兵塞外。

战况:杀掠数千人,但是抢完就跑。但霍光随后使了个阴损的招——他派几个投降的匈奴人,回去跟单于说:“乌桓曾经派人挖你老子坟墓”。结果单于大怒,派两万骑进攻乌桓,直接把自己的小弟推到汉一边。匈奴刚打完乌桓,霍光又派范明友把乌桓揍了一顿,东北边境因此得到数年安定。

第三次,是公元前78年,右贤王、犁汙王四千骑分三队,入侵张掖郡日勒、屋兰、番和三个县。

战况:张掖太守、属国都尉发兵反击,大破匈奴,几乎全歼。属国千长义渠王的一个骑士射杀了犁汙王。从此,匈奴再也不敢打张掖的主意。

第四次,公元前72年,不敢招惹汉朝的匈奴转向西边欺负乌孙,要求乌孙把汉公主刘细君交出来。

战况:刘细君向汉朝求救,汉朝派常惠出使乌孙,同时五路人马十六万人出塞。匈奴听闻汉朝大军又跨漠远征,能逃多远逃多远,汉大军基本上没什么大战果,但匈奴逃跑过程中人畜病死无数。此外,常惠护乌孙军大破匈奴,斩首四万余级,俘获牲畜七十余万。

第五次,公元前71年冬,匈奴单于怨恨乌孙,亲自带领万余骑入侵乌孙。

战况:匈奴俘虏了乌孙一部分老弱。但回去的时候,天下起了白毛雪,士兵死了非常之九。乌孙趁机反击,西北的丁零,东边的乌桓都趁火打劫,最终或死于战争,或死于大雪灾害,匈奴损失人口非常之三,损失牲畜过半。

以上,大体上,匈奴在昭、宣帝朝已经不能对汉帝国造成威胁,小规模入侵,仅靠边郡郡国兵就足以应付。

同时,随着匈奴国力、军力的衰弱,其内部四分五裂,对外霸权也全线崩溃,少数还顽固站在匈奴一边的,或者在汉匈之间摇摆的西域小国,这时候也基本都跟匈奴划清界限,接受汉帝国的保护。

到了公元前70年后,一度出现过这样的奇观:汉帝国派了三千人,分成三队,深入匈奴,竟然俘虏了数千人,而匈奴从头到尾都不敢组织抵抗。

听闻匈奴已经混到这步境地,卫青、霍去病、汉武帝们在地下,是感到欣慰呢?还是寂寞呢?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一切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拓展阅读:

董卓是什么下场?是为了貂蝉才会死的吗?

李建成多次谋杀李世民为什么都没成功?真相是什么

第一名将李存孝的实力怎样样?他到底有多强?

孝诚仁皇后:被迫政治联姻,死后被皇帝赐号

刘协本有两次机会可夺回大权,为什么最后却功亏一篑?

>> 查看更多相似文章